你的位置:旅游 >> 旅游 >> 巴西 >> 误走巴西——当一回藏民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误走巴西——当一回藏民

发布: 2007-02-03 |  作者: 木末之风 |   来源:

上一篇 下一篇

巴西,是个小地方,在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诺尔盖县东部。一九三五年八月,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至此,并在大山丛中的大庙里召开了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,巴西也因此名扬四海了。
从诺尔盖去九寨沟,本不经过这个小镇,去因一位藏族司机的随手一指,使我们误走巴西。让我们体会了一下大山里的藏民的生活环境。
天气冷得很,背阴的山坡、洼地已有了积雪和薄冰。山沟两面的山坡上长满了青青的松树,一条小路就蜿蜒起伏在这葱郁的山谷中,窄窄的,有时只容得下一辆车通过。路边的灌木已黄叶落尽,只留下丛丛的枝桠,偶尔有几棵银柳擎着毛茸茸、白花花的短穗儿,像在欢迎我们这些远来的不速之客。
经过两个木材检查站后,两边的枝条不时的撩拨着车窗,仿佛是伸出的纤纤素手,要将你挽留。路经巴西小镇时,因急着赶路,没有停留,毕竟九寨沟更有魅力。
路边高高挺立的经幡,大部分已被寒风撕扯得成条成缕,从杆底直到杆头如薄薄的白云,在冬日的阳光里飘动;而长长的又薄又白的经幡层层围成的经塔,看上去就像是一顶帐篷,晶莹剔透,熠熠闪光……山坡上的藏族村寨,或疏或密,时隐时现,房前土场边,细长的杉木搭成的高高的排架上,疏疏地挂着成束的豆棵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东西,那恐怕就是藏民们的储粮吧。拿着柴刀、绳索的藏民已陆续外出,去准备过冬的烧柴。
山峦间,除了我们乘坐的桑塔纳的马达声外,几乎听不到别的声响薄薄的冬雾浮起来,弥漫在洒满晨光的山谷中……
路越来越难走了,越来越没有了模样。不是藏民用树枝围成的篱笆将路挤成了细长的巷道,就是被街道旁修屋建房的工匠堆放的木材或废料堵得无法通行……
此时,我们开始怀疑这路是否通向九寨沟了。于是便停车驻足,向村中的藏民打听。这是一个沿路而建的村落,大约有几十户人家。沿街的门都还关着,大街上也空荡荡的没有一个行人。等了好大一会儿,才看见一个赶了几只羊慢慢走来的藏族老人。从他那极不熟练,甚至还说不成句的汉语中,得知我们走错了路。
回去的路上,我们谁也没再什么,但心里都气得很。最后,坐在后座上的回民老马大概是憋不住了,蹦出了一句,“这番子,骗人!”
车到巴西时,需要加油。好在这儿有藏民开的加油点,从大桶抽到小桶,然后再到进汽车的油箱里。当然,油价高得很。
趁这会儿,我将巴西的街道看了一遍。沿街的民房一例都是用上好的松木建成,整个的不见一块砖瓦,就连四周的围墙也是用木版隔成。商店门前的一溜平台上,坐满了晒太阳的藏族妇女,色彩鲜艳的藏裙十分美丽,尤其是围在腰前,被称之为“帮昂”彩条布块,更是美丽无比。她们像看西洋景似的瞅着我们的汽车,还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,当然既听不见更听不懂……好在巴西乡小学门前有一个做木工活的汉族人,从他那里得知,他是川南人,常年在藏区做木工活,抛家舍业,苦得很。当问及他当年红军在此开会的地方在哪儿时,他漫不经心地告诉我,“不远,就在前面山里的大庙里……”
跑了几十公里的冤枉路,怕耽误了去九寨沟,也没有心思在这儿过久地逗留,便原路回到了问路时的岔路口,踏上了真正通往九寨沟的山路……
TAG: 巴西 藏民 一回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