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女孩子的夏威夷旅行日记[三]

发布: 2007-02-03 |  作者: 叮叮 |   来源:

上一篇 下一篇

第五天 晴

珍珠港珍珠港,今天要去珍珠港。

夏威夷历史不长,唯一能永垂史册的地方就是珍珠港。

今天天气很好,除了风很大。太平洋上总是风大,空气畅通无阻,夏威夷头顶没有一丝云彩。大概六十年前也是如此,能见度很高,从几千尺的空中就可以准确的投掷炸弹。

我去的时候正赶上偷袭珍珠港纪念日后一天,港内国旗还是半降,依稀昨天才唱完的国歌。在观光区服务的多是老兵,穿着笔直的军装,胸前挂着勋章,垂垂老矣却又一丝不苟。

进港前被告知不准携带任何一手不能掌握的东西,还好,那天我带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手袋,请教过有关人士,可以入内,但相机的袋子说什么也不行,只好把相机拿在手里,光溜溜的,很不习惯。据说这些规矩都是911之后制定的,特别是听说恐怖分子又要来袭击夏威夷,珍珠港更加戒备森严,这里毕竟是受过伤的地方,仿佛软肋,不允一而再的触动。

说来很有趣,六十年前日本人在这里扔炸弹,六十年后,这里的仍然挤满日本的观光客。港内旅游第二大用语就是日语,看观光纪录片时,前后左右坐的都是日本人。日本人来这里倒并非为了什么民族主义上的考虑,实在是夏威夷岛上百分之二十八的居民是日本人,亲戚朋友一来探亲,自然要到珍珠港。

在港内的小杂货店里,竟然买到二战日本签署的投降书复件,一张小纸,很不起眼的叠在信封里,还是在找地图时无意发现的,价格也不贵,不到两块钱而已。打开,赫然看到国民党徐永昌将军作为第二受降人工整的签名。不仅感慨万千,二战中国是战胜国,但何曾看到国内有这投降书可买?也许因为签字的是国民党将军,也许因为今天中日邦交友好,也许,是因为中国没有气势汹汹的打到东京去罢。

掏钱买了两份,一份留给自己,一份留给老爸,他老人家在华盛顿游玩时,手扶韩战纪念碑激动不已。他们那代人似乎还在留念一些类似神话的东西,也许这东西他会喜欢。我自己的那份,沉甸甸的拿在手里竟然有些伤心,即使它退化成简单的历史,在我眼中它仍然代表那段耻辱的日子,别忘了,这段历史到今天还没善终。

今天中午没吃日餐。

第六天 晴兼或阴天

夏威夷的土著居民算是玻利尼亚人,好像太平洋上的众岛国分来分去,总共那么五支人种,每个名字都长的吓人,后头能跟一个尼亚什么的。导游介绍的时候,我仔细听来着,但事后还是没记住,这跟我背单词一样,别人背十遍,我总要背二十遍才行。

瓦胡岛的北边建了一个小小的文化村,用以保存玻利尼亚人仅存的文化。

前往文化村的路上,导游介绍说,玻利尼亚人要钻木取火,是个体力活儿,所以他们的传统是丈夫做饭,太太吃饭。车上的众小姐听后一片唏嘘,艳羡的目光交缠在一起劈啪有声。一般碰到这种时候,我都比较冷静,稍加分析就知道这是个糖衣炮弹,在一个四季如春的岛国上做饭有什么难的,大不了今天烤芋头,明天烤香蕉,后天改善生活,烤芋头和香蕉。

文化村做的小巧玲珑,明明不大的地方,被他七拐八拐,搞的倒跟大观园一般摸不着边际。有山有水不说,还能划两趟船,其实起身一看,天涯咫尺之间。

园子里几处搭了露天的小台子,定时有当地的民俗上演。走到其中一个院子,刚刚进了门,就听见台上一嗓子开场,接着拉开一出原汁原味的东北二人传。我一个没注意几乎被打蒙,还以为夏威夷政府照顾中国游客,增加了旅游项目。后来才得知原来是个中国游客看见舞台空着不觉技痒,主动上去娱乐大众。唱的倒是真绝,字正腔圆,专业水平。他老兄一曲唱罢,意犹未尽,紧接着来了一段穿林海,唱到高音处,话筒几乎被他喊破,我在台下跟着喝彩,手都拍红了,心下一片欢喜,国人就是这么招人喜爱。
TAG: 夏威夷
上一篇 下一篇